它的神圣,满足了我对“英雄”的所有幻想


22322:50,刚刚下了夜班,经过了无数遍的喷杀、消毒、洗手、喷眼、消耳、半小时淋浴以后,我终于见到了梦寐以求的床,突然想告诉大家方舱夜班的情况,所以,忍住打架的眼皮,跟大家报个平安顺便絮叨两句。

我是16:00进的舱,22:00出的舱,我们一个班只有6个小时,夜班护理的工作,相对于白班的着急忙乱来说,略显轻松。但从另一个方面,这个时间点会影响身体生物钟的节律,武汉方舱里的夜班,更是不断在挑战人自身的生理极限。人被套在几层密不透风的防护装备内,连同穿脱近10个小时,闷、热、潮、饿、渴、憋、累、困,种种滋味一起袭来,有点压得喘不过气。而今晚,比起之前入舱的感受,又增加了头痛,恶心等不适。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开始巡视病房,护理病人,消杀走廊,整整6个小时,没有丝毫停下脚步,一直坚持到最后的交接班。

等出舱摘下护目镜,所有的不适,竟一扫而光。没等喘过一口气,却又被镜子里的自己,惹得满脸泪水。被护目镜卡的红印,一道道,深的浅的,像蜈蚣一样匍匐在自己脸上。平时还算娇嫩的双手,此时已冻得通红,并出现了麻木,刺痛的感觉。手腕也被一层层手套勒出了血道道。想拍张照片留作纪念,却不敢发到朋友圈,我怕家人看到会担心,会心疼,他们一心想要保护的人,却正在保护别人。想到这里,鼻子一酸,眼睛又湿润了。这次逆行来到疫情最严重的武汉,最担心的不是苦不是累,更不怕被病毒传染,而是担心家人担心自己,因为此行,归期不定。

身处武汉,感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峻,也愈发清晰认识到此行的意义。国家处于危难,武汉救急。我们从全国各地的医院中走来,收起儿女情长,排除各种困难, 我们心中只有一个目标,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狙击战。

人的一生要走多少路才能确定前行的方向?要遇到多少人才能知道与谁同行?当我们穿好防护装备,拿起治疗盘,我们将与病人一起抗击病魔。保卫人民的生命健康,是我的职责,我感受到来自内心的声音,我热爱这份工作,它的神圣,满足了我对英雄的所有幻想。

在护理病人的过程中,我能感受到他们内心的孤独和恐惧。我们在做好治疗的同时,也不断地为他们加油打气。告诉他,我们与你同在,你会早日恢复健康。在最危险的前线,我们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医院领导医护同事亲人朋友无数的关心和问候,使我们充满了无限的力量。我热爱这份职业,它给了我很多微小却又难忘的感动。

其实我特别喜欢武汉的樱花,只是它现在并不美丽,相信待到樱花烂漫时,我们定会交出一份完美而又光荣的战绩!希望我走的时候春暖花开,街上是不戴口罩络绎的人群,公园里有孩子的笑声,教室里有朗朗的读书声,武汉人民挥手跟我们告别:朋友,请记得,常回家看看。